就多了一个伴,保护故里

作者:三农资讯

在中国四大沙漠之一——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额济纳旗古日乃苏木,目之所及是成片的林地,远处不时地传来几只野鸭的嬉闹声。看着眼前一大片茁壮成长的梭梭林,很难想象这里曾经寸草不生,黄沙肆虐。每当天蒙蒙亮时,治沙人图布巴图就穿着褪色的中山装,骑着摩托车,去30公里外的梭梭林走一走,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虽然已进入初冬季节,但图布巴图还是放心不下那片梭梭林地,“不来看看,心里想得不行,每天过来看上两三次,看着梭梭安然无恙地在这里,心里很踏实。”图布巴图生长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古日乃苏木的一个普通牧民家庭。1976年,毕业后的图布巴图放弃到北京工作的机会回到家乡,他先后在额济纳旗水电局、经管站、财政局等单位工作。1983年,图布巴图主动申请回到家乡古日乃苏木工作。工作期间,图布巴图目睹了家乡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肆虐的沙尘暴,不见天日的黄沙,逐渐缩小的古日乃湖绿洲,让图布巴图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图布巴图说:“我从没想过家乡生态会恶化到这个程度,让我很心痛,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想种树治沙的事。”2002年退休后,图布巴图与妻子陶生查干留在古日乃苏木,全身心地投入到种树治沙事业。图布巴图在沙漠中拉起了一道10公里长的围栏,围封2000多亩荒漠,开始种树。起初,图布巴图对沙漠种树没有经验,投工投劳了大半年,没有半点收获。“刚开始那几年真是艰苦,严重的干旱使幼苗长不起来,有时勉强长起来的苗树被牲畜偷啃所剩无几。沙漠上长不出东西来,真让人心急。”图布巴图说。可树不能不种、沙不能不治,面对困难,图布巴图夫妇没有放弃。为了买树苗,图布巴图和老伴拿出家里所有积蓄,为了解决植物缺水问题,图布巴图一家跑到30公里外的深井处,用塑料壶一趟一趟地拉水浇灌。沙漠种树确保苗木的成活率是大问题,图布巴图主动向专业技术人员请教,查阅大量资料,并进行多种实验。久而久之,图布巴图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种树经”。说起种树的经验,图布巴图打开了话匣子:“春天风大,我把梭梭苗泡在水里,等风势减弱时,抢时间栽种,夏天是梭梭苗补水的季节,沙漠中的气温高,我就浇3次水,秋天、冬天主要是树木的管护工作,时不时地去林地看一看,防止牲畜越栏偷啃梭梭苗。”14年来,在图布巴图夫妇的精心种植下,苗木成活率达95%以上,围封荒漠的绿化率达到80%以上,成片成活500余亩,人工种植梭梭5万多棵,累计投入80多万元。在绿化造林的同时,图布巴图还不断尝试改良肉苁蓉人工嫁接技术,为牧民找到了一条致富新路。目前,当地牧民通过种植梭梭嫁接肉苁蓉,每户年均纯收入达4万元。每年春天,在额济纳旗巴丹吉林沙漠边缘,总能看到图布巴图老两口身背水壶、手拿铁锹、埋头苦干的身影。图布巴图夫妇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努力,感动了周边的其他牧民,越来越多的牧民自愿加入到了绿化治沙的队伍中,开始和图布巴图一起植树造林。“我种树缘于对家乡的爱,看到沙漠侵蚀着家乡,威胁着人们的生活,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有义务治理沙害,守护家园。”图布巴图说。

图布巴图不曾想到,他的选择遭到了家里人一致反对。

图片 1

“我大学毕业后,有分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的机会,但我选择回到家乡古日乃。工作以后,我先后在额济纳旗水电局、经管站、财政局工作,我三次要求回到古日乃。”图布巴图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退休了,到了人生的‘下半场’,我还要留在古日乃治沙种树,这是我的最佳选择”。

看到父母铁了心要治沙,图布巴图的几个孩子也开始回家帮忙。“我们说是回来帮爸妈干活,其实也干不了多少。”嘎啦雄浩尔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我现在担任了额济纳旗兽医站副站长,大妹妹在旗信用社也是骨干,小妹妹下乡担任大学生村官,每天都很忙。但一有时间,我们就会回去帮他们种树”。

早些年,图布巴图夫妇每年的退休金不到10万元,可是15年下来,买苗、买车、打井、加油,就已经投进去80多万元。梭梭没长大时,为省苗木钱,他就开始了各种实验。把梭梭的枝条剪断,泡上两天再埋到土里,也长出了梭梭。把胡杨的根挖下一节,再埋进土里,小胡杨也冒出来了。如今,留守在古日乃嘎查和他做伴的那顺、阿拉腾苏和两位牧民都佩服不已,便给那个挖根的地方起名“图布巴图胡杨坑”。

工作时忙忙碌碌的图布巴图决定退休后先出去转转。到南方旅游时,有人问他从哪来的。“额济纳旗。”“知道,不就是那个刮沙尘暴的地方嘛!”图布巴图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本准备继续旅游的他,不到一周便打道回府。

图布巴图(右)和妻子在查看树苗。 本报记者 陈 力摄

15年来,图布巴图带领家人种植梭梭等沙生植物5万多株,集中连片500多亩,为巴丹吉林沙漠竖起了一道10多公里的梭梭围栏。图布巴图一家先后获得阿拉善盟“生态建设标兵”、自治区妇联“最美家庭标兵户”、全国妇联“全国最美家庭”、中央文明委“全国文明家庭”等荣誉称号。

图布巴图在给小树浇水。 邓 华摄

然而,再好的生态环境也经不住人的折腾。伐木烧炭、粮食自给、换新树种……几个回合下来,古日乃落得个“一干二净”。

办退休手续的那天,图布巴图带上了去巴丹吉林边缘承包2000亩荒漠种树防沙的申请书。苏木领导看到申请书后哈哈大笑:“老领导啊,牧民们一辈子侍弄草场放牧牛羊,论身体、论经验哪点不比你这个当干部的强,人家都不敢揽这营生。您这小身板,小心别叫‘大漠孤烟’给吞了!”图布巴图听了不为所动。老伴也劝他:“去公司你是往回拿钱,去治沙可是往外掏钱啊!”图布巴图仍旧笑而不答,继续递上申请。同事们见他态度坚决,只得给他盖上了古日乃苏木鲜红的大印。

妻子陶生查干退休前是小学老师,身体一直不好。名字意为“草原之鹰”的儿子嘎啦雄浩尔早已“飞”到县城达来呼布,名字意为“沙漠之花”的大女儿洪格尔珠拉和名字意为“戈壁之花”的小女儿洪格尔朝格,也“盛开”在县城达来呼布。平时聚少离多的家人本以为图布巴图退休后,一家人就可以在县城团聚了。

2002年,古日乃苏木还没有并入东风镇。先后担任苏木达(乡长)、人大主席的图布巴图刚刚50岁,但工作已满30年。按当地当时的政策,可以告老还乡、享清福了。

辽阔阿拉善,茫茫戈壁滩。

沙漠变得越来越绿,当地人也从绿色中发现了致富的门路,古日乃嘎查支书达布拉甘就是其中之一。从前他家只养骆驼,辛辛苦苦一年下来,却挣不了多少钱。后来,达布拉甘跟着老领导图布巴图学种梭梭、嫁接苁蓉,生态好了,钱袋也鼓了。现在达布拉甘一年的收入将近40万元。“村看村,户看户,牧民看干部。”东风镇副镇长田俊玲说,“现在古日乃嘎查有100多户牧民都投入到沙产业中,通过梭梭和苁蓉打通‘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路径,户均增收4万元”。

2015年5月17日,荣获“全国最美家庭”的图布巴图载誉归来,旗里的座谈会没开完就赶回去看望妻子,陶生查干孩子一样扑倒在他怀里,张了几次嘴试图说话。最后,真真切切地听见了她冒了一个字——“羊”,平生第一次,图布巴图的两行热泪扑簌簌地滚了下来。

图布巴图开始给妻子做工作,“孩子跟着父母,他们就总有依赖,成长慢。再说了,父母跟着孩子,总被照顾,咱们也老得快呀”。知道妻子喜欢小动物,图布巴图特地买回了7只小羊羔,“等这几只小家伙长大了,咱们再回县城不晚”。

15年来,光是运水,图布巴图就骑坏了7辆摩托车。一开始用毛驴拉运塑料水桶,效率很低,后来他就改用摩托车拉运,最早的小摩托能载8个8斤重的水桶。现在,图布巴图换了辆大摩托车并做了改装,一次就能挂载48个水桶。种树的季节,每天往返四次就可以拉去192桶甘泉。

欠了“账”,退休也要还

车停下来,记者见到了内蒙古额济纳旗退休干部图布巴图,这个身高不足1.6米的老人从梭梭林下满脸笑容地向记者走来,“欢迎欢迎,我就是图布巴图”。

图布巴图,蒙古族,65岁,名字意为“坚韧”。退休前担任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古日乃苏木苏木达(乡长)等职务,退休后在巴丹吉林沙漠边缘承包荒漠2000亩,坚持不懈种树播绿。

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